西遊記。 西遊記

西遊記 (2011年電視劇)

西遊記

第一回 靈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 詩曰: 混沌未分天地亂,茫茫渺渺無人見。 自從盤古破鴻濛,開闢從茲清濁辨。 覆載群生仰至仁,發明萬物皆成善。 欲知造化會元功,須看西遊釋厄傳。 蓋聞天地之數,有十二萬九千六百歲為一元。 將一元分為十二會,乃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之十二支也。 每會該一萬八百歲。 且就一日而論:子時得陽氣,而丑則雞鳴;寅不通光,而卯則日出;辰時食後,而巳則挨排;日午天中,而未則西蹉;申時晡,而日落酉,戌黃昏,而入定亥。 譬於大數,若到戌會之終,則天地昏曚而萬物否矣。 再去五千四百歲,交亥會之初,則當黑暗,而兩間人物俱無矣,故曰混沌。 又五千四百歲,亥會將終,貞下起元,近子之會,而復逐漸開明。 邵康節曰:「冬至子之半,天心無改移。 一陽初動處,萬物未生時。 」到此,天始有根。 再五千四百歲,正當子會,輕清上騰,有日,有月,有星,有辰。 日、月、星、辰,謂之四象。 故曰,天開於子。 又經五千四百歲,子會將終,近丑之會,而逐漸堅實。 《易》曰:「大哉乾元!至哉坤元!萬物資生,乃順承天。 」至此,地始凝結。 再五千四百歲,正當丑會,重濁下凝,有水,有火,有山,有石,有土。 水、火、山、石、土,謂之五形。 故曰,地闢於丑。 又經五千四百歲,丑會終而寅會之初,發生萬物。 曆曰:「天氣下降,地氣上升;天地交合,群物皆生。 」至此,天清地爽,陰陽交合。 再五千四百歲,正當寅會,生人,生獸,生禽,正謂天地人,三才定位。 故曰,人生於寅。 感盤古開闢,三皇治世,五帝定倫,世界之間,遂分為四大部洲:曰東勝神洲,曰西牛賀洲,曰南贍部洲,曰北俱蘆洲。 這部書單表東勝神洲。 海外有一國土,名曰傲來國。 國近大海,海中有一座名山,喚為花果山。 此山乃十洲之祖脈,三島之來龍,自開清濁而立,鴻濛判後而成。 真個好山!有詞賦為證。 賦曰: 勢鎮汪洋,威寧瑤海。 勢鎮汪洋,潮湧銀山魚入穴;威寧瑤海,波翻雪浪蜃離淵。 水火方隅高積上,東海之處聳崇巔。 丹崖怪石,削壁奇峰。 丹崖上,彩鳳雙鳴;削壁前,麒麟獨臥。 峰頭時聽錦雞鳴,石窟每觀龍出入。 林中有壽鹿仙狐,樹上有靈禽玄鶴。 瑤草奇花不謝,青松翠柏長春。 仙桃常結果,修竹每留雲。 一條澗壑籐蘿密,四面原堤草色新。 正是百川會處擎天柱,萬劫無移大地根。 那座山正當頂上,有一塊仙石。 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,有二丈四尺圍圓。 三丈六尺五寸高,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;二丈四尺圍圓,按政曆二十四氣。 上有九竅八孔,按九宮八卦。 四面更無樹木遮陰,左右倒有芝蘭相襯。 蓋自開闢以來,每受天真地秀,日精月華,感之既久,遂有靈通之意。 內育仙胞,一日迸裂,產一石卵,似圓毬樣大。 因見風,化作一個石猴,五官俱備,四肢皆全。 便就學爬學走,拜了四方。 目運兩道金光,射沖斗府。 驚動高天上聖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,駕座金闕雲宮靈霄寶殿,聚集仙卿,見有金光燄燄,即命千里眼、順風耳開南天門觀看。 二將果奉旨出門外,看的真,聽的明。 須臾回報道:「臣奉旨觀聽金光之處,乃東勝神洲海東傲來小國之界,有一座花果山,山上有一仙石,石產一卵,見風化一石猴,在那裡拜四方,眼運金光,射沖斗府。 如今服餌水食,金光將潛息矣。 」玉帝垂賜恩慈曰:「下方之物,乃天地精華所生,不足為異。 」 那猴在山中,卻會行走跳躍,食草木,飲澗泉,採山花,覓樹果;與狼蟲為伴,虎豹為群,獐鹿為友,獼猿為親;夜宿石崖之下,朝遊峰洞之中。 真是:「山中無甲子,寒盡不知年。 」 一朝天氣炎熱,與群猴避暑,都在松陰之下頑耍。 你看他一個個: 跳樹攀枝,採花覓果;拋彈子,邷麼兒;跑沙窩,砌寶塔;趕蜻蜓,撲 蜡;參老天,拜菩薩;扯葛籐,編草 ;捉虱子,咬又掐;理毛衣,剔指甲。 挨的挨,擦的擦;推的推,壓的壓;扯的扯,拉的拉:青松林下任他頑,綠水澗邊隨洗濯。 一群猴子耍了一會,卻去那山澗中洗澡。 見那股澗水奔流,真個似滾瓜湧濺。 古云:「禽有禽言,獸有獸語。 」眾猴都道:「這股水不知是那裡的水。 我們今日趕閑無事,順澗邊往上溜頭尋看源流,耍子去耶!」喊一聲,都拖男挈女,呼弟呼兄,一齊跑來,順澗爬山,直至源流之處,乃是一股瀑布飛泉。 但見那: 一派白虹起,千尋雪浪飛。 海風吹不斷,江月照還依。 冷氣分青嶂,餘流潤翠微。 潺湲名瀑布,真似掛簾帷。 眾猴拍手稱揚道:「好水,好水!原來此處遠通山腳之下,直接大海之波。 」又道:「那一個有本事的,鑽進去尋個源頭出來,不傷身體者,我等即拜他為王。 」連呼了三聲,忽見叢雜中跳出一個石猴,應聲高叫道:「我進去,我進去。 」好猴!也是他: 今日芳名顯,時來大運通。 有緣居此地,王遣入仙宮。 你看他瞑目蹲身,將身一縱,逕跳入瀑布泉中,忽睜睛擡頭觀看,那裡邊卻無水無波,明明朗朗的一架橋梁。 他住了身,定了神,仔細再看,原來是座鐵板橋。 橋下之水,沖貫於石竅之間,倒掛流出去,遮閉了橋門。 卻又欠身上橋頭,再走再看,卻似有人家住處一般,真個好所在。 但見那: 翠蘚堆藍,白雲浮玉,光搖片片煙霞。 虛窗靜室,滑凳板生花。 乳窟龍珠倚掛,縈迴滿地奇葩。 鍋灶傍崖存火跡,樽罍靠案見殽渣。 石座石床真可愛,石盆石碗更堪誇。 又見那一竿兩竿修竹,三點五點梅花。 幾樹青松常帶雨,渾然像個人家。 看罷多時,跳過橋中間,左右觀看。 只見正當中有一石碣,碣上有一行楷書大字,鐫著「花果山福地,水簾洞洞天」。 石猿喜不自勝,急抽身往外便走,復瞑目蹲身,跳出水外,打了兩個呵呵道:「大造化!大造化!」眾猴把他圍住,問道:「裡面怎麼樣?水有多深?」石猴道:「沒水!沒水!原來是一座鐵板橋,橋那邊是一座天造地設的家當。 」眾猴道:「怎見得是個家當?」石猴笑道:「這股水乃是橋下沖貫石橋,倒掛下來遮閉門戶的。 橋邊有花有樹,乃是一座石房。 房內有石窩、石灶、石碗、石盆、石床、石凳。 中間一塊石碣上,鐫著『花果山福地,水簾洞洞天』。 真個是我們安身之處。 裡面且是寬闊,容得千百口老小。 我們都進去住,也省得受老天之氣。 這裡邊: 刮風有處躲,下雨好存身。 霜雪全無懼,雷聲永不聞。 煙霞常照耀,祥瑞每蒸熏。 松竹年年秀,奇花日日新。 」 眾猴聽得,個個歡喜。 都道:「你還先走,帶我們進去,進去。 」石猴卻又瞑目蹲身,往裡一跳,叫道:「都隨我進來,進來。 」那些猴有膽大的,都跳進去了;膽小的,一個個伸頭縮頸,抓耳撓腮,大聲叫喊,纏一會,也都進去了。 跳過橋頭,一個個搶盆奪碗,佔灶爭床,搬過來,移過去,正是猴性頑劣,再無一個寧時,只搬得力倦神疲方止。 石猿端坐上面道:「列位啊,『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。 』你們才說有本事進得來,出得去,不傷身體者,就拜他為王。 我如今進來又出去,出去又進來,尋了這一個洞天與列位安眠穩睡,各享成家之福,何不拜我為王?」眾猴聽說,即拱伏無違,一個個序齒排班,朝上禮拜,都稱「千歲大王」。 自此,石猿高登王位,將「石」字兒隱了,遂稱「美猴王」。 有詩為證。 詩曰: 三陽交泰產群生,仙石胞含日月精。 借卵化猴完大道,假他名姓配丹成。 內觀不識因無相,外合明知作有形。 歷代人人皆屬此,稱王稱聖任縱橫。 美猴王領一群猿猴、獼猴、馬猴等,分派了君臣佐使。 朝遊花果山,暮宿水簾洞,合契同情,不入飛鳥之叢,不從走獸之類,獨自為王,不勝歡樂。 是以: 春採百花為飲食,夏尋諸果作生涯。 秋收芋栗延時節,冬覓黃精度歲華。 美猴王享樂天真,何期有三五百載。 一日,與群猴喜宴之間,忽然憂惱,墮下淚來。 眾猴慌忙羅拜道:「大王何為煩惱?」猴王道:「我雖在歡喜之時,卻有一點兒遠慮,故此煩惱。 」眾猴又笑道:「大王好不知足。 我等日日歡會,在仙山福地,古洞神洲,不伏麒麟轄,不伏鳳凰管,又不伏人間王位所拘束,自由自在,乃無量之福,為何遠慮而憂也?」猴王道:「今日雖不歸人王法律,不懼禽獸威嚴,將來年老血衰,暗中有閻王老子管著,一旦身亡,可不枉生世界之中,不得久注天人之內?」眾猴聞此言,一個個掩面悲啼,俱以無常為慮。 只見那班部中,忽跳出一個通背猿猴,厲聲高叫道:「大王若是這般遠慮,真所謂道心開發也。 如今五蟲之內,惟有三等名色不伏閻王老子所管。 」猴王道:「你知那三等人?」猿猴道:「乃是佛與仙與神聖三者,躲過輪迴,不生不滅,與天地山川齊壽。 」猴王道:「此三者居於何所?」猿猴道:「他只在閻浮世界之中,古洞仙山之內。 」猴王聞之,滿心歡喜道:「我明日就辭汝等下山,雲遊海角,遠涉天涯,務必訪此三者,學一個不老長生,常躲過閻君之難。 」噫!這句話,頓教跳出輪迴網,致使齊天大聖成。 眾猴鼓掌稱揚,都道:「善哉,善哉!我等明日越嶺登山,廣尋些果品,大設筵宴送大王也。 」 次日,眾猴果去採仙桃,摘異果,刨山藥,斸黃精。 芝蘭香蕙,瑤草奇花,般般件件,整整齊齊,擺開石凳石桌,排列仙酒仙殽。 但見那: 金丸珠彈,紅綻黃肥。 金丸珠彈臘櫻桃,色真甘美;紅綻黃肥熟梅子,味果香酸。 鮮龍眼,肉甜皮薄;火荔枝,核小囊紅。 林檎碧實連枝獻,枇杷緗苞帶葉擎。 兔頭梨子雞心棗,消渴除煩更解酲。 香桃爛杏,美甘甘似玉液瓊漿;脆李楊梅,酸蔭蔭如脂酥膏酪。 紅囊黑子熟西瓜,四瓣黃皮大柿子。 石榴裂破,丹砂粒現火晶珠;芋栗剖開,堅硬肉團金瑪瑙。 胡桃銀杏可傳茶,椰子葡萄能做酒。 榛松榧柰滿盤盛,橘蔗柑橙盈案擺。 熟煨山藥,爛煮黃精。 搗碎茯苓並薏苡,石鍋微火漫炊羹。 人間縱有珍饈味,怎比山猴樂更寧。 群猴尊美猴王上坐,各依齒肩排於下邊,一個個輪流上前奉酒、奉花、奉果,痛飲了一日。 次日,美猴王早起,教:「小的們,替我折些枯松,編作栰子,取個竹竿作篙,收拾些果品之類,我將去也。 」果獨自登栰,儘力撐開,飄飄蕩蕩,逕向大海波中,趁天風,來渡南贍部洲地界。 這一去,正是那: 天產仙猴道行隆,離山駕栰趁天風。 飄洋過海尋仙道,立志潛心建大功。 有分有緣休俗願,無憂無慮會元龍。 料應必遇知音者,說破源流萬法通。 也是他運至時來,自登木栰之後,連日東南風緊,將他送到西北岸前,乃是南贍部洲地界。 持篙試水,偶得淺水,棄了栰子,跳上岸來。 只見海邊有人捕魚、打雁、穵蛤、淘鹽。 他走近前,弄個把戲,妝個 虎,嚇得那些人丟筐棄網,四散奔跑。 將那跑不動的拿住一個,剝了他衣裳,也學人穿在身上。 搖搖擺擺,穿州過府,在市廛中學人禮,學人話。 朝餐夜宿,一心裡訪問佛、仙、神聖之道,覓個長生不老之方。 見世人都是為名為利之徒,更無一個為身命者。 正是那: 爭名奪利幾時休?早起遲眠不自由! 騎著驢騾思駿馬,官居宰相望王侯。 只愁衣食耽勞碌,何怕閻君就取勾。 繼子蔭孫圖富貴,更無一個肯回頭。 猴王參訪仙道,無緣得遇。 在於南贍部洲,串長城,遊小縣,不覺八九年餘。 忽行至西洋大海,他想著海外必有神仙。 獨自個依前作栰,又飄過西海,直至西牛賀洲地界。 登岸遍訪多時,忽見一座高山秀麗,林麓幽深。 他也不怕狼蟲,不懼虎豹,登上山頂上觀看。 果是好山: 千峰排戟,萬仞開屏。 日映嵐光輕鎖翠,雨收黛色冷含青。 瘦籐纏老樹,古渡界幽程。 奇花瑞草,修竹喬松。 修竹喬松,萬載常青欺福地;奇花瑞草,四時不謝賽蓬瀛。 幽鳥啼聲近,源泉響溜清。 重重谷壑芝蘭繞,處處巉崖苔蘚生。 起伏巒頭龍脈好,必有高人隱姓名。 正觀看間,忽聞得林深之處有人言語。 急忙趨步,穿入林中,側耳而聽,原來是歌唱之聲。 歌曰: 「觀棋柯爛,伐木丁丁,雲邊谷口徐行。 賣薪沽酒,狂笑自陶情。 蒼逕秋高,對月枕松根,一覺天明。 認舊林,登崖過嶺,持斧斷枯籐。 收來成一擔,行歌市上,易米三升。 更無些子爭競,時價平平。 不會機謀巧算,沒榮辱,恬淡延生。 相逢處,非仙即道,靜坐講黃庭。 」 美猴王聽得此言,滿心歡喜道:「神仙原來藏在這裡!」即忙跳入裡面,仔細再看,乃是一個樵子,在那裡舉斧砍柴。 但看他打扮非常: 頭上戴箬笠,乃是新筍初脫之籜。 身上穿布衣,乃是木綿撚就之紗。 腰間繫環絛,乃是老蠶口吐之絲。 足下踏草履,乃是枯莎槎就之爽。 手執衠鋼斧,擔挽火麻繩。 扳松劈枯樹,爭似此樵能。 猴王近前叫道:「老神仙,弟子起手。 」那樵漢慌忙丟了斧,轉身答禮道:「不當人,不當人。 我拙漢衣食不全,怎敢當『神仙』二字?」猴王道:「你不是神仙,如何說出神仙的話來?」樵夫道:「我說甚麼神仙話?」猴王道:「我才來至林邊,只聽的你說:『相逢處,非仙即道,靜坐講《黃庭》。 』《黃庭》乃道德真言,非神仙而何?」樵夫笑道:「實不瞞你說,這個詞名做《滿庭芳》,乃一神仙教我的。 那神仙與我舍下相鄰,他見我家事勞苦,日常煩惱,教我遇煩惱時,即把這詞兒念念,一則散心,二則解困。 我才有些不足處思慮,故此念念,不期被你聽了。 」猴王道:「你家既與神仙相鄰,何不從他修行?學得個不老之方,卻不是好?」樵夫道:「我一生命苦:自幼蒙父母養育至八九歲,才知人事,不幸父喪,母親居孀。 再無兄弟姊妹,只我一人,沒奈何,早晚侍奉。 如今母老,一發不敢拋離。 卻又田園荒蕪,衣食不足,只得斫兩束柴薪,挑向市廛之間,貨幾文錢,糴幾升米,自炊自造,安排些茶飯,供養老母。 所以不能修行。 」 猴王道:「據你說起來,乃是一個行孝的君子,向後必有好處。 但望你指與我那神仙住處,卻好拜訪去也。 」樵夫道:「不遠,不遠。 此山叫做靈臺方寸山,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,那洞中有一個神仙,稱名須菩提祖師。 那祖師出去的徒弟,也不計其數,見今還有三四十人從他修行。 你順那條小路兒,向南行七八里遠近,即是他家了。 」猴王用手扯住樵夫道:「老兄,你便同我去去,若還得了好處,決不忘你指引之恩。 」樵夫道:「你這漢子甚不通變,我方才這般與你說了,你還不省?假若我與你去了,卻不誤了我的生意?老母何人奉養?我要斫柴,你自去,自去。 」 猴王聽說,只得相辭。 出深林,找上路徑,過一山坡,約有七八里遠,果然望見一座洞府。 挺身觀看,真好去處!但見: 煙霞散彩,日月搖光。 千株老柏,萬節修篁。 千株老柏,帶雨半空青冉冉;萬節修篁,含煙一壑色蒼蒼。 門外奇花佈錦,橋邊瑤草噴香。 石崖突兀青苔潤,懸壁高張翠蘚長。 時聞仙鶴唳,每見鳳凰翔。 仙鶴唳時,聲振九皋霄漢遠;鳳凰翔起,翎毛五色彩雲光。 玄猿白鹿隨隱見,金獅玉象任行藏。 細觀靈福地,真個賽天堂。 又見那洞門緊閉,靜悄悄杳無人跡。 忽回頭,見崖頭立一石碑,約有三丈餘高,八尺餘闊,上有一行十個大字,乃是「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」。 美猴王十分歡喜道:「此間人果是樸實,果有此山此洞。 」看夠多時,不敢敲門。 且去跳上松枝梢頭,摘松子吃了頑耍。 少頃間,只聽得呀的一聲,洞門開處,裡面走出一個仙童,真個丰姿英偉,像貌清奇,比尋常俗子不同。 但見他: 髽髻雙絲綰,寬袍兩袖風。 貌和身自別,心與相俱空。 物外長年客,山中永壽童。 一塵全不染,甲子任翻騰。 那童子出得門來,高叫道:「甚麼人在此搔擾?」猴王撲的跳下樹來,上前躬身道:「仙童,我是個訪道學仙之弟子,更不敢在此搔擾。 」仙童笑道:「你是個訪道的麼?」猴王道:「是。 」童子道:「我家師父正才下榻,登壇講道,還未說出原由,就教我出來開門。 說:『外面有個修行的來了,可去接待接待。 』想必就是你了?」猴王笑道:「是我,是我。 」童子道:「你跟我進來。 」 這猴王整衣端肅,隨童子逕入洞天深處觀看:一層層深閣瓊樓,一進進珠宮貝闕,說不盡那靜室幽居。 直至瑤臺之下,見那菩提祖師端坐在臺上,兩邊有三十個小仙侍立臺下。 果然是: 大覺金仙沒垢姿,西方妙相祖菩提。 不生不滅三三行,全氣全神萬萬慈。 空寂自然隨變化,真如本性任為之。 與天同壽莊嚴體,歷劫明心大法師。 美猴王一見,倒身下拜,磕頭不計其數,口中只道:「師父,師父,我弟子志心朝禮,志心朝禮。 」祖師道:「你是那方人氏?且說個鄉貫、姓名明白,再拜。 」猴王道:「弟子乃東勝神洲傲來國花果山水簾洞人氏。 」祖師喝令:「趕出去!他本是個撒詐搗虛之徒,那裡修甚麼道果!」猴王慌忙磕頭不住道:「弟子是老實之言,決無虛詐。 」祖師道:「你既老實,怎麼說東勝神洲?那去處到我這裡隔兩重大海,一座南贍部洲,如何就得到此?」猴王叩頭道:「弟子飄洋過海,登界遊方,有十數個年頭,方才訪到此處。 」 祖師道:「既是逐漸行來的也罷。 你姓甚麼?」猴王又道:「我無性。 人若罵我,我也不惱;若打我,我也不嗔。 只是陪個禮兒就罷了。 一生無性。 」祖師道:「不是這個性。 你父母原來姓甚麼?」猴王道:「我也無父母。 」祖師道:「既無父母,想是樹上生的?」猴王道:「我雖不是樹上生,卻是石裡長的。 我只記得花果山上有一塊仙石,其年石破,我便生也。 」祖師聞言暗喜,道:「這等說,卻是個天地生成的。 你起來走走我看。 」猴王縱身跳起,拐呀拐的走了兩遍。 祖師笑道:「你身軀雖是鄙陋,卻像個食松果的猢猻。 我與你就身上取個姓氏,意思教你姓『猢』。 猢字去了個獸傍,乃是個古月。 古者,老也;月者,陰也。 老陰不能化育,教你姓『猻』倒好。 猻字去了獸傍,乃是個子系。 子者,兒男也;系者。 嬰細也,正合嬰兒之本論。 教你姓『孫』罷。 」猴王聽說,滿心歡喜,朝上叩頭道:「好!好!好!今日方知姓也。 萬望師父慈悲,既然有姓,再乞賜個名字,卻好呼喚。 」祖師道:「我門中有十二個字,分派起名,到你乃第十輩之小徒矣。 」猴王道:「那十二個字?」祖師道:「乃廣、大、智、慧、真、如、性、海、穎、悟、圓、覺十二字。 排到你,正當『悟』字。 與你起個法名叫做『孫悟空』,好麼?」猴王笑道:「好!好!好!自今就叫做孫悟空也。 」正是: 鴻濛初闢原無姓,打破頑空須悟空。 畢竟不知向後修些甚麼道果,且聽下回分解。

次の

Level I/高手書單:《西遊記》各種閱讀版本建議/主題書單/閲讀/親子天下

西遊記

不過天庭也不是省油的燈,不但神仙大出動,連如來佛祖也跑來,淘氣的孫悟空一掌就被「巴」到五指山下...... 直到五百年後,悟空終於被唐僧救出,加入「西天取經團」。 原本以為可以一路降妖伏魔、過關斬將的的他,途中又遭遇被師父誤會、逐出團隊等挫折,這隻猴子的命運怎麼這麼坎坷...... 原來,悟空所經歷的一切,都是為了告訴孩子們,如果遇到問題該怎麼辦。 是該生氣、是該一走了之嗎?還是...... 附注音,三年級以上可自行閱讀。 作者簡介 讀《西遊記》,讓你的戰鬥指數提高、提高,再提高! 俗話說:「少不讀《水滸》,壯不讀《金瓶》,老不讀《三國》。 」為什麼這三本古典文學名著,會有閱讀年齡的門檻呢?說穿了,其實是因為書本就像朋友一般,「近朱赤,近墨黑」,當然影響也會不同。 以《水滸傳》來說,雖然是綠林好漢逼上梁山,替天行道的故事,但其中不少打家劫舍的爭鬥場面,對少年朋友而言,在還沒學到宋江即時雨救人義行之前,只怕先看到魯智深血氣方剛衝動的一面。 一樣的,《三國演義》雖然寫了劉備、關羽、張飛結義同生共死,但諸葛亮、周瑜各為其主的佈陣用兵,工於心機權謀,也不太適合知天命、耳順之年的讀者們。 所以,前人主張在不同的年紀,閱讀心智相合的圖書,目的就是希望讀本與讀者相得益彰,閱讀產生正面、潛移默化的功用。 簡單的說:這是9歲到99歲,都可以讀的書。 老朋友、中朋友及小朋友們,各在其中獲得不同的趣味與解決問題的智慧。 眾所皆知,《西遊記》中除了石猴悟空之外,其他師徒三員,原來都是住在天庭的神祗,只因分別犯了錯,被天帝打入凡間來贖罪。 因緣相遇的五聖,發揮鍥而不捨的精神,三藏法師在悟空、悟能、悟淨及小白的陪伴下,跋山涉水,終於取經成功,順利馱回五千多卷佛經,回到長安。 取經團憑著師父永不放棄的精神,加上弟子們的努力闖關,五聖合體,最後使命必達。 《西遊記》的結局,吳承恩讓三藏、悟空等一個個退去了人與精怪的身軀,通過考驗,上升為神佛、使者、羅漢及八部天龍。 從人怪到神佛,串連長安與天竺國的是九九八十一難。 在斬妖降魔的過程中,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有兩項,一是悟空永不懈怠的戰鬥力;二是師徒們從打打鬧鬧到五員一心。 先說悟空吧!西天取經原是三藏法師的願,悟空被壓在五行山下之後,聽了觀音菩薩的話,從此要保護取經人到西天拜佛,完成取經使命。 這一路上,他果然信守承諾,不像八戒一遇到困難,就不時想拆夥回家當宅男。 悟空戰鬥指數超高,先在鷹愁澗及高老莊收了龍馬及八戒;等悟淨到齊後,他仍是那個出力最多的大師兄。 不管是紅孩兒、蜘蛛精,還是金角、銀角大王,悟空憑著金箍棒及七十二變與對方奮力搏鬥。 當然,偶爾他也有吃敗仗的時候。 吳承恩用樂觀的天性、堅定的意志及強大的執行力,寫活了悟空的英雄特質。 取經團五名成員,來歷不同,性格相異,對取經這件事,除了玄奘是百分百主動之外,其他四名徒弟,可以說都是被動參與。 因此,初初踏上征途時,團員彼此間鬥氣、捉弄、使性子、耍心機,屢見不鮮。 然而日久見人心,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,天竺國一天天的逼近,面對各種磨難,取經團團隊的向心力,愈來愈緊密,每個成員都使出渾身解數來對付挑戰。 在車遲國大鬥法中,面對高戰鬥值的虎力、鹿力、羊力國師,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師父,也加入戰局,為自己的團隊贏得漂亮的一仗。 而取經前半路上,時時刻刻都想「落跑」的悟淨,中場以後,在盤絲洞,也在關鍵時刻即時現身,急中生智屢次解救團員。 如果說悟空英雄式的單打獨鬥,為取經團奠定成功的基石,那麼三藏師徒的和衷共濟則是一劑大補帖,提供最佳的養分給這個命運共同體。 五聖同心協力,缺了哪一員都不成的。 《西遊記》透過玄奘取經的真實故事,說明一把總是比一根筷子來得有力。 我們從小到大,不同的階段會遇到不同的工作團隊,然而,時勢造英雄,團隊中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英雄。 所以,如果單飛不給力,那麼,振翅相伴,如同取經的五聖 一般,讓自己變成別人最靠譜、最麻吉的隊友吧! 書籍目錄 三.金角銀角大王的神奇葫蘆 唐僧一行人依舊日夜趕路,希望能早日抵達西天。 在距離他們將近六百里遠的平頂山上,有一個蓮花洞,洞內住著一對名叫金角、銀角大王的魔頭兄弟,他們早已打探到唐三藏的消息。 金角大王對著銀角大王說:「聽說唐三藏是個得道的高僧,如果吃到他的肉,保證能增加數百年的功力。 」 「真有此事?那我們快點去把他抓來。 」銀角大王說。 「賢弟,想抓唐三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 他的徒弟功高強,據說黃風嶺的黃風怪就是被他收拾了。 」 銀角大王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說:「黃風怪只是個膿包罷了,怎麼和咱兩兄弟比,讓我親自出馬必定手到擒來。 」 「那你務必多加小心。 」 「放心,等我的好消息。 」銀角大王手拿寶物,轉身離去。 唐僧他們已經抵達平頂山下,眼見山勢陡峭險峻,唐三藏說:「這座山看起來不好走,你們先去探路,看看路況如何。 」 「八戒,你平常好吃懶做,今天讓你表現一下,」孫悟空說:「快去探路。 」 豬八戒悶不吭聲的拿著釘耙向山上走去。 他一邊走,一邊喃喃念著,「哼,回來當個大師兄就耀武揚威,有什麼了起。 銀角大王一見到豬八戒貌似和尚的裝扮,立刻派兵將他包圍。 「你乖乖隨我回去,我就不為難你。 」銀角大王說。 豬八戒看見對方人多勢眾,自知不是對手,只好乖乖束手就擒,隨著銀角大王離開。 回到蓮花洞後,銀角大王得意的把豬八戒抓到金角大王的面前。 「大哥,你看我把唐三藏抓回來了。 」 金角大王瞅豬八戒一眼,他說:「唐三藏長得人模人樣,絕不是這副豬頭豬腦的醜樣子。 」 「不對,」金角大王皺著眉頭說:「我調查過了,豬八戒是唐三藏門下最沒用的徒弟。 」 「喔,我聽說過這傢伙,他真的很厲害。 」銀角大王收起輕敵的態度,表情開始嚴肅起來。 「你沒遇上他們嗎?」金角大王問。 「沒有,我只看到落單的豬八戒。 」 「那麼他們發現豬八戒失蹤後,一定會上山來找他。 」 銀角大王腦中突然浮現一個妙計,他說:「大哥,我想到一個能收拾那隻潑猴的好辦法,我現在就去對付他。 」語畢,他飛身離開洞穴。 「唉,真是個急躁的傢伙。 」金角大王嘆口氣說。 孫悟空左等右等,始終等不到豬八戒回報,他忍不住往地上大力踩。 「真是可惡極了,這頭笨豬肯定又去偷懶了。 」他立刻往山上飛奔而去。 孫悟空趨前查看,他問:「老頭,你怎麼了?」 「我不小心跌斷腿,小兄弟,麻煩你背我下山好嗎?」 「你這老頭還真不小心。 」孫悟空已經識破這人是妖怪所喬裝的。 他背著老先生走在崎嶇的山路上,沒多久他們來到山崖邊。 「老頭,你覺得山底下的風景美不美?」 「是很美沒錯,只是太高了,我有懼高症啊!」 「喔,原來你這老不死的還會怕高,」孫悟空的雙手迅速抓住老頭的雙肩,準備用過肩摔把他丟下山去。 「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。 」 「果然是隻殘忍的潑猴!」被扔出的老頭瞬間變回銀角大王。 他口念咒語,一座巍峨大山從天而降壓在孫悟空左肩上,孫悟空頓時寸步難行。 「聽說你曾被壓在五指山,現在我就讓你重溫舊夢。 」銀角大王話說完,另一座大山隨即又壓在孫悟空的右肩。 「妄想壓扁我老孫,哼!你這兩座小山怎麼比得上五指山呢?」孫悟空撐著身子說。 「那就再來招泰山壓頂吧!」銀角大王把高聳的泰山移到孫悟空的背上,這下他再也動彈不得了。 銀角大王迅速來到山下準備擒拿唐三藏和沙悟淨,沙悟淨見妖怪來襲,立即舉起寶仗應敵。 「孫悟空都被我擊敗了,憑你還想和我鬥。 」銀角大王跳到沙悟淨的面前。 「什麼,大師兄被你打敗了!」沙悟淨聽見銀角大王的話,頓時信心潰散,沒兩下就被打倒在地。 銀角大王左右手各自抓著唐三藏和沙悟淨, 隨即揚長離去,留下目瞪口呆的白馬。 「大哥,我把唐三藏和他的窩徒弟抓回來了。 」走進洞內的銀角大王大聲嚷嚷。 金角大王見到銀角大王把唐僧師徒扔在地上,不禁雀躍起來。 「賢弟,你真是好本領,才一會兒功夫就手到擒來。 」 「那孫悟空也被我用泰山壓頂鎮住了,他要繼續回味被壓在山下的滋味了,哈哈哈。 」銀角大王得意的仰天大笑。 唐三藏聽見孫悟空被困在山下,淚水在眼眶裡打轉。 沙悟淨也感嘆身手如此高強的大師兄,竟然會慘敗,只怪這次真的遇到強敵了。 「我已經派人去請母親回來一同享用唐僧的鮮肉。 」金角大王說。 「好極了,好久沒向母親問安,大哥,你想得真周到。 」 被三座山壓住的孫悟空絲毫動彈不得,那段被困在五指山的艱辛日子彷彿再度重演了。 「我不能被打敗,我一定要救師父他們!」孫悟空在心中默念,為自己打氣。 擺脫了束縛,孫悟空終於感到神清氣爽。 兩個妖怪被碎裂的巨石壓到,一死一重傷。 孫悟空連忙問道:「你們是哪裡來的?」 「……我是金銀角大王的手下,正要去前方的壓龍寨請他們的母親回蓮花洞共享唐僧的肉。 」奄奄一息的妖怪說:「猴哥,我告訴你那麼多事情,你快救救我吧!」 「你還真是個大嘴巴,你不知道話多的人通常都不長命嗎?」孫悟空說:「告訴你,我正是唐三藏的頭號大弟子孫悟空。 」 孫悟空報上名號後,重傷的妖怪頓時像遭到五雷轟頂,嚇到沒命了。 孫悟空搖搖頭,「我才報名字你就嚇死,還真膽小的要命!」 在壓龍寨,金銀角大王的母親正在打盹,洞外突然傳來:「有請老夫人前往蓮花洞享用唐僧的肉,他的肉非常滋補,可養顏美容延年益壽。 」 老妖婆被此話驚醒,她開口說:「真是孝順的兄弟,有好東西都沒忘了要孝敬我這位老娘。 」 她趕緊吆喝下人準備轎子,並且仔細的梳妝打扮一番。 打扮完畢,她走出山寨,掀開轎子的布簾,發現竟有人先坐在裡頭。 「好大的膽子,誰讓你坐在轎子裡的!」老妖婆大聲的斥責。 「我老孫想坐就坐,從來沒人攔得住我。 」孫悟空探出身子,手持金箍棒對著老妖婆冷笑。 「你……你究竟是誰?」老妖婆嚇得驚慌失措,雙腿發軟。 「我是來收拾你們這一窩妖怪的,要怪就怪你兒子,敢惹我老孫,命別想長久。 」 他一棒正中老妖婆的頭頂,她立刻現出了九尾妖狐的原形,慘死在血泊之中。 小妖們見狀都嚇得不知所措。 孫悟空頤指氣使的說:「乖乖照我的話去做,保證你們平安無事,現在馬上把我抬去蓮花洞。 」 金銀角大王在蓮花洞前等待母親的到來,看到轎子從前方被小妖們緩緩的抬過來,兄弟倆連忙上前迎接。 「母親大人,我們總算盼到您來,今天我們可是準備了豐盛的晚宴,要好好伺候您。 」銀角大王說。 化身成老妖婆的孫悟空快速跳出來,想要瞧瞧這兩隻妖怪的長相。 「母親,您年紀一大把,身手還那麼矯健,小心別摔倒了!」金角大王趕緊上前攙扶。 老妖婆瞅金銀角大王一眼。 「你們兩個長得還真不是普通的醜。 」 「這……」金角大王一時語塞,不知該怎麼回答母親。 銀角大王則沒好氣,「那還不是要怪您把我們生成這副德性。 」 「你竟敢和老娘頂嘴!」老妖婆舉起柺杖,作勢要敲銀角大王的頭。 金角大王趕緊勸阻,「我們都是一家人,別傷和氣了。 」 「哼!不是要請我去洞裡,還把我晾在這裡做什麼?」老妖婆口氣酸溜溜的說。 「奇怪,母親今天好像不太對勁!」銀角大王小聲的對金角大王說。 「今天心情不好,反正等一下好好伺候她,她肯定會開心。 」 一走進洞內她就看見豬八戒、唐三藏、沙悟淨被吊了起來。 老妖婆忍不住竊笑,「那頭豬看起來肥嫩多汁,趕快殺來給我吃。 」 「他不是唐僧,不過,母親您想先吃他,也是可以。 」金角大王說。 」老妖婆對著豬八戒說。 」 銀角大王注意到老妖婆露出的尾巴。 「母親,你的狐狸尾巴,怎麼變成猴子尾巴?」 眼見行跡敗露,孫悟空猛然搖身一變,現出原形。 唐三藏等人看見孫悟空出現,禁不住喜出望外的大叫:「悟空,你終於來救我們了!」 銀角大王看見原本的母親變成孫悟空,忍不住大喊:「你不是被我用山壓住了,怎麼有辦法脫身!還有我的母親到哪去了?」 「那幾座小山怎麼困得住我?至於你們的老娘,那就去地獄問閻羅王吧!」孫悟空這段話澈底激怒銀角大王。 他抽起「七星寶劍」劈頭砍向孫悟空。 孫悟空的身子一晃,閃過了攻擊,掏出了金箍棒反擊。 兩人激戰十幾回合仍難分勝負。 孫悟空立即使出「縮骨功」,掙脫了繩子的束縛。 「潑猴,看來你還真有兩下子,」銀角大王拿出了「紫金紅葫蘆」,打開葫蘆蓋。 「不過,你這下插翅難飛了。 」 「區區一個破葫蘆,有什麼好稀罕?」孫悟空抓了抓身體,表情非常不以為然。 「孫悟空!」銀角大王大喊。 「沒事幹麼叫你爺爺的名字。 」孫悟空回答。 「咻」的一聲,孫悟空立刻被吸進葫蘆裡,銀角大王隨即蓋上蓋子,得意的哈哈大笑。 「當我打開這個葫蘆大叫對方的名字,只要對方回應,馬上就會被吸進葫蘆裡去,半個小時後必化為血水一灘,死無全屍。 」 「賢弟,真有你的,任這隻猴子如何神通廣大,也逃不出來。 」 「都是你,害死了大師兄。 」沙悟淨大聲斥責豬八戒。 「哇!我的好徒弟,你怎麼就這樣死掉了!」唐三藏嚎啕大哭起來。 「吵什麼,接下來就輪到你們了。 」金角大王說。 被吸入葫蘆中的孫悟空,早已變成一隻小蒼蠅在洞口盤旋,沒有接觸到葫蘆中會使人化為血水的毒液。 半個小時過後,銀角大王迫不及待打開瓶蓋,想看個究竟,孫悟空從裡面一躍而出,重重賞了銀角大王一拳。 銀角大王瞬間飛出去撞到金角大王,兩人跌在一塊,非常狼狽,而葫蘆則落在了孫悟空的手上。 「銀角大王!」孫悟空大喊。 「你想做什麼……」銀角大王話一出口,馬上被葫蘆吸進去。 「這叫做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 」孫悟空得意的蓋上葫蘆的蓋子,「你現在還有半小時可以救他出來,可別怪我沒提醒你……。 」 金角大王舉起七星寶劍,奮力奔向孫悟空,只見孫悟空靈活矯健,身形快速挪動,讓金角大王招式全數落空。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金角大王顯得焦急萬分,招式變得十分凌亂。 孫悟空一派輕鬆的閃過迎來的殺招。 「這樣不行啊!連我的一根猴毛你都傷不到。 」 不一會兒,金角大王終於筋疲力竭,氣喘吁吁的放下寶劍跌坐在地。 「放棄了嗎?還不到半小時呢!葫蘆還你。 」孫悟空把葫蘆丟過去,金角大王一手接住後趕緊打開蓋子,讓葫蘆洞口朝下,只見血水緩慢的流出來。 「怎麼會這樣……」金角大王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慘狀。 孫悟空抓了一下耳朵,故作無辜的表情,「我剛才有搖晃一下葫蘆,難道是因為這樣嗎?還是我數得太慢,結果超過時間了?」 金角大王不禁怒從中來的大吼:「孫悟空!」 孫悟空迅速拔下一把猴毛,朝金角大王的位置吹去;數以百隻的孫悟空同時喊:「有!」葫蘆一時吸了太多隻孫悟空,洞口竟然被猴毛堵住,霎時,真正的孫悟空馬上跳起來高舉金箍棒,一棒揮下去,金角大王當場被擊倒。 「金角大王!」孫悟空大喊。 暈頭轉向的金角大王吃力的爬起來回答:「……什麼……」當他抬頭往上看時,孫悟空手拿著葫蘆,正在奸笑。 「糟了!」金角大王還來不及反應過來,就被吸入葫蘆中了。 孫悟空隨即幫唐三藏他們解開繩子,這時,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。 「好久不見了,多謝你們幫我取回寶物。 」說話的老翁正是太上老君,「這葫蘆是我用來裝仙丹的,寶劍是用來斬妖除魔的。 」 隨後又撿起幌金繩,「唉,連我用來綁在袍子上的帶子也被拿走。 」孫悟空一頭霧水的看著太上老君,「老君,你的東西怎麼會在這裡?」 「還不是因為當年你衝出煉丹爐,守在爐邊的童子因而被爐火煉化。 他們可能是不甘心因此身亡,投胎轉世後竟被九尾妖狐生下來,成了惡名昭彰的金銀角大王。 我的寶物可能是在當時就被他們帶在身上。 」 「原來是這麼一回事,」孫悟空說:「所以當時我就是被他們扔進煉丹爐,後來我離開火爐時,並沒看到他們,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他們是被燒死的。 而且經過五百年後我們竟又再這裡決鬥!」 「這一切都是因緣際會,」太上老君說:「大聖,你要好好的修行,和師父、師弟們用心的突破難關取經回來。 」 「好啦,我知道,你還真是囉嗦!」孫悟空用力的甩了一下手,看起來很不耐煩的模樣。 「我們都在天上看著你,別讓大家失望了。 」太上老君乘雲離開。 「什麼,你們竟然在上頭看好戲,太可惡了!」孫悟空朝天咆哮。 唐三藏走到孫悟空的身邊,他問:「悟空,這位老先生是誰?」 孫悟空轉頭看著師說:「他是在天庭提煉仙丹的太上老君。 」 唐三藏聽完後大吃一驚的說:「原來是天庭來的大仙。 」他立刻朝天膜拜。 孫悟空、豬八戒,以及沙悟淨師兄弟三人頓時面面相覷,他們覺得師父的反應也實在太慢了吧! 審定推薦.

次の

重探《西遊記》:神佛妖魔人間事,三藏師徒取經歷險的重新發現

西遊記

第一回 靈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 詩曰: 混沌未分天地亂,茫茫渺渺無人見。 自從盤古破鴻濛,開闢從茲清濁辨。 覆載群生仰至仁,發明萬物皆成善。 欲知造化會元功,須看西遊釋厄傳。 蓋聞天地之數,有十二萬九千六百歲為一元。 將一元分為十二會,乃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之十二支也。 每會該一萬八百歲。 且就一日而論:子時得陽氣,而丑則雞鳴;寅不通光,而卯則日出;辰時食後,而巳則挨排;日午天中,而未則西蹉;申時晡,而日落酉,戌黃昏,而入定亥。 譬於大數,若到戌會之終,則天地昏曚而萬物否矣。 再去五千四百歲,交亥會之初,則當黑暗,而兩間人物俱無矣,故曰混沌。 又五千四百歲,亥會將終,貞下起元,近子之會,而復逐漸開明。 邵康節曰:「冬至子之半,天心無改移。 一陽初動處,萬物未生時。 」到此,天始有根。 再五千四百歲,正當子會,輕清上騰,有日,有月,有星,有辰。 日、月、星、辰,謂之四象。 故曰,天開於子。 又經五千四百歲,子會將終,近丑之會,而逐漸堅實。 《易》曰:「大哉乾元!至哉坤元!萬物資生,乃順承天。 」至此,地始凝結。 再五千四百歲,正當丑會,重濁下凝,有水,有火,有山,有石,有土。 水、火、山、石、土,謂之五形。 故曰,地闢於丑。 又經五千四百歲,丑會終而寅會之初,發生萬物。 曆曰:「天氣下降,地氣上升;天地交合,群物皆生。 」至此,天清地爽,陰陽交合。 再五千四百歲,正當寅會,生人,生獸,生禽,正謂天地人,三才定位。 故曰,人生於寅。 感盤古開闢,三皇治世,五帝定倫,世界之間,遂分為四大部洲:曰東勝神洲,曰西牛賀洲,曰南贍部洲,曰北俱蘆洲。 這部書單表東勝神洲。 海外有一國土,名曰傲來國。 國近大海,海中有一座名山,喚為花果山。 此山乃十洲之祖脈,三島之來龍,自開清濁而立,鴻濛判後而成。 真個好山!有詞賦為證。 賦曰: 勢鎮汪洋,威寧瑤海。 勢鎮汪洋,潮湧銀山魚入穴;威寧瑤海,波翻雪浪蜃離淵。 水火方隅高積上,東海之處聳崇巔。 丹崖怪石,削壁奇峰。 丹崖上,彩鳳雙鳴;削壁前,麒麟獨臥。 峰頭時聽錦雞鳴,石窟每觀龍出入。 林中有壽鹿仙狐,樹上有靈禽玄鶴。 瑤草奇花不謝,青松翠柏長春。 仙桃常結果,修竹每留雲。 一條澗壑籐蘿密,四面原堤草色新。 正是百川會處擎天柱,萬劫無移大地根。 那座山正當頂上,有一塊仙石。 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,有二丈四尺圍圓。 三丈六尺五寸高,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;二丈四尺圍圓,按政曆二十四氣。 上有九竅八孔,按九宮八卦。 四面更無樹木遮陰,左右倒有芝蘭相襯。 蓋自開闢以來,每受天真地秀,日精月華,感之既久,遂有靈通之意。 內育仙胞,一日迸裂,產一石卵,似圓毬樣大。 因見風,化作一個石猴,五官俱備,四肢皆全。 便就學爬學走,拜了四方。 目運兩道金光,射沖斗府。 驚動高天上聖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,駕座金闕雲宮靈霄寶殿,聚集仙卿,見有金光燄燄,即命千里眼、順風耳開南天門觀看。 二將果奉旨出門外,看的真,聽的明。 須臾回報道:「臣奉旨觀聽金光之處,乃東勝神洲海東傲來小國之界,有一座花果山,山上有一仙石,石產一卵,見風化一石猴,在那裡拜四方,眼運金光,射沖斗府。 如今服餌水食,金光將潛息矣。 」玉帝垂賜恩慈曰:「下方之物,乃天地精華所生,不足為異。 」 那猴在山中,卻會行走跳躍,食草木,飲澗泉,採山花,覓樹果;與狼蟲為伴,虎豹為群,獐鹿為友,獼猿為親;夜宿石崖之下,朝遊峰洞之中。 真是:「山中無甲子,寒盡不知年。 」 一朝天氣炎熱,與群猴避暑,都在松陰之下頑耍。 你看他一個個: 跳樹攀枝,採花覓果;拋彈子,邷麼兒;跑沙窩,砌寶塔;趕蜻蜓,撲 蜡;參老天,拜菩薩;扯葛籐,編草 ;捉虱子,咬又掐;理毛衣,剔指甲。 挨的挨,擦的擦;推的推,壓的壓;扯的扯,拉的拉:青松林下任他頑,綠水澗邊隨洗濯。 一群猴子耍了一會,卻去那山澗中洗澡。 見那股澗水奔流,真個似滾瓜湧濺。 古云:「禽有禽言,獸有獸語。 」眾猴都道:「這股水不知是那裡的水。 我們今日趕閑無事,順澗邊往上溜頭尋看源流,耍子去耶!」喊一聲,都拖男挈女,呼弟呼兄,一齊跑來,順澗爬山,直至源流之處,乃是一股瀑布飛泉。 但見那: 一派白虹起,千尋雪浪飛。 海風吹不斷,江月照還依。 冷氣分青嶂,餘流潤翠微。 潺湲名瀑布,真似掛簾帷。 眾猴拍手稱揚道:「好水,好水!原來此處遠通山腳之下,直接大海之波。 」又道:「那一個有本事的,鑽進去尋個源頭出來,不傷身體者,我等即拜他為王。 」連呼了三聲,忽見叢雜中跳出一個石猴,應聲高叫道:「我進去,我進去。 」好猴!也是他: 今日芳名顯,時來大運通。 有緣居此地,王遣入仙宮。 你看他瞑目蹲身,將身一縱,逕跳入瀑布泉中,忽睜睛擡頭觀看,那裡邊卻無水無波,明明朗朗的一架橋梁。 他住了身,定了神,仔細再看,原來是座鐵板橋。 橋下之水,沖貫於石竅之間,倒掛流出去,遮閉了橋門。 卻又欠身上橋頭,再走再看,卻似有人家住處一般,真個好所在。 但見那: 翠蘚堆藍,白雲浮玉,光搖片片煙霞。 虛窗靜室,滑凳板生花。 乳窟龍珠倚掛,縈迴滿地奇葩。 鍋灶傍崖存火跡,樽罍靠案見殽渣。 石座石床真可愛,石盆石碗更堪誇。 又見那一竿兩竿修竹,三點五點梅花。 幾樹青松常帶雨,渾然像個人家。 看罷多時,跳過橋中間,左右觀看。 只見正當中有一石碣,碣上有一行楷書大字,鐫著「花果山福地,水簾洞洞天」。 石猿喜不自勝,急抽身往外便走,復瞑目蹲身,跳出水外,打了兩個呵呵道:「大造化!大造化!」眾猴把他圍住,問道:「裡面怎麼樣?水有多深?」石猴道:「沒水!沒水!原來是一座鐵板橋,橋那邊是一座天造地設的家當。 」眾猴道:「怎見得是個家當?」石猴笑道:「這股水乃是橋下沖貫石橋,倒掛下來遮閉門戶的。 橋邊有花有樹,乃是一座石房。 房內有石窩、石灶、石碗、石盆、石床、石凳。 中間一塊石碣上,鐫著『花果山福地,水簾洞洞天』。 真個是我們安身之處。 裡面且是寬闊,容得千百口老小。 我們都進去住,也省得受老天之氣。 這裡邊: 刮風有處躲,下雨好存身。 霜雪全無懼,雷聲永不聞。 煙霞常照耀,祥瑞每蒸熏。 松竹年年秀,奇花日日新。 」 眾猴聽得,個個歡喜。 都道:「你還先走,帶我們進去,進去。 」石猴卻又瞑目蹲身,往裡一跳,叫道:「都隨我進來,進來。 」那些猴有膽大的,都跳進去了;膽小的,一個個伸頭縮頸,抓耳撓腮,大聲叫喊,纏一會,也都進去了。 跳過橋頭,一個個搶盆奪碗,佔灶爭床,搬過來,移過去,正是猴性頑劣,再無一個寧時,只搬得力倦神疲方止。 石猿端坐上面道:「列位啊,『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。 』你們才說有本事進得來,出得去,不傷身體者,就拜他為王。 我如今進來又出去,出去又進來,尋了這一個洞天與列位安眠穩睡,各享成家之福,何不拜我為王?」眾猴聽說,即拱伏無違,一個個序齒排班,朝上禮拜,都稱「千歲大王」。 自此,石猿高登王位,將「石」字兒隱了,遂稱「美猴王」。 有詩為證。 詩曰: 三陽交泰產群生,仙石胞含日月精。 借卵化猴完大道,假他名姓配丹成。 內觀不識因無相,外合明知作有形。 歷代人人皆屬此,稱王稱聖任縱橫。 美猴王領一群猿猴、獼猴、馬猴等,分派了君臣佐使。 朝遊花果山,暮宿水簾洞,合契同情,不入飛鳥之叢,不從走獸之類,獨自為王,不勝歡樂。 是以: 春採百花為飲食,夏尋諸果作生涯。 秋收芋栗延時節,冬覓黃精度歲華。 美猴王享樂天真,何期有三五百載。 一日,與群猴喜宴之間,忽然憂惱,墮下淚來。 眾猴慌忙羅拜道:「大王何為煩惱?」猴王道:「我雖在歡喜之時,卻有一點兒遠慮,故此煩惱。 」眾猴又笑道:「大王好不知足。 我等日日歡會,在仙山福地,古洞神洲,不伏麒麟轄,不伏鳳凰管,又不伏人間王位所拘束,自由自在,乃無量之福,為何遠慮而憂也?」猴王道:「今日雖不歸人王法律,不懼禽獸威嚴,將來年老血衰,暗中有閻王老子管著,一旦身亡,可不枉生世界之中,不得久注天人之內?」眾猴聞此言,一個個掩面悲啼,俱以無常為慮。 只見那班部中,忽跳出一個通背猿猴,厲聲高叫道:「大王若是這般遠慮,真所謂道心開發也。 如今五蟲之內,惟有三等名色不伏閻王老子所管。 」猴王道:「你知那三等人?」猿猴道:「乃是佛與仙與神聖三者,躲過輪迴,不生不滅,與天地山川齊壽。 」猴王道:「此三者居於何所?」猿猴道:「他只在閻浮世界之中,古洞仙山之內。 」猴王聞之,滿心歡喜道:「我明日就辭汝等下山,雲遊海角,遠涉天涯,務必訪此三者,學一個不老長生,常躲過閻君之難。 」噫!這句話,頓教跳出輪迴網,致使齊天大聖成。 眾猴鼓掌稱揚,都道:「善哉,善哉!我等明日越嶺登山,廣尋些果品,大設筵宴送大王也。 」 次日,眾猴果去採仙桃,摘異果,刨山藥,斸黃精。 芝蘭香蕙,瑤草奇花,般般件件,整整齊齊,擺開石凳石桌,排列仙酒仙殽。 但見那: 金丸珠彈,紅綻黃肥。 金丸珠彈臘櫻桃,色真甘美;紅綻黃肥熟梅子,味果香酸。 鮮龍眼,肉甜皮薄;火荔枝,核小囊紅。 林檎碧實連枝獻,枇杷緗苞帶葉擎。 兔頭梨子雞心棗,消渴除煩更解酲。 香桃爛杏,美甘甘似玉液瓊漿;脆李楊梅,酸蔭蔭如脂酥膏酪。 紅囊黑子熟西瓜,四瓣黃皮大柿子。 石榴裂破,丹砂粒現火晶珠;芋栗剖開,堅硬肉團金瑪瑙。 胡桃銀杏可傳茶,椰子葡萄能做酒。 榛松榧柰滿盤盛,橘蔗柑橙盈案擺。 熟煨山藥,爛煮黃精。 搗碎茯苓並薏苡,石鍋微火漫炊羹。 人間縱有珍饈味,怎比山猴樂更寧。 群猴尊美猴王上坐,各依齒肩排於下邊,一個個輪流上前奉酒、奉花、奉果,痛飲了一日。 次日,美猴王早起,教:「小的們,替我折些枯松,編作栰子,取個竹竿作篙,收拾些果品之類,我將去也。 」果獨自登栰,儘力撐開,飄飄蕩蕩,逕向大海波中,趁天風,來渡南贍部洲地界。 這一去,正是那: 天產仙猴道行隆,離山駕栰趁天風。 飄洋過海尋仙道,立志潛心建大功。 有分有緣休俗願,無憂無慮會元龍。 料應必遇知音者,說破源流萬法通。 也是他運至時來,自登木栰之後,連日東南風緊,將他送到西北岸前,乃是南贍部洲地界。 持篙試水,偶得淺水,棄了栰子,跳上岸來。 只見海邊有人捕魚、打雁、穵蛤、淘鹽。 他走近前,弄個把戲,妝個 虎,嚇得那些人丟筐棄網,四散奔跑。 將那跑不動的拿住一個,剝了他衣裳,也學人穿在身上。 搖搖擺擺,穿州過府,在市廛中學人禮,學人話。 朝餐夜宿,一心裡訪問佛、仙、神聖之道,覓個長生不老之方。 見世人都是為名為利之徒,更無一個為身命者。 正是那: 爭名奪利幾時休?早起遲眠不自由! 騎著驢騾思駿馬,官居宰相望王侯。 只愁衣食耽勞碌,何怕閻君就取勾。 繼子蔭孫圖富貴,更無一個肯回頭。 猴王參訪仙道,無緣得遇。 在於南贍部洲,串長城,遊小縣,不覺八九年餘。 忽行至西洋大海,他想著海外必有神仙。 獨自個依前作栰,又飄過西海,直至西牛賀洲地界。 登岸遍訪多時,忽見一座高山秀麗,林麓幽深。 他也不怕狼蟲,不懼虎豹,登上山頂上觀看。 果是好山: 千峰排戟,萬仞開屏。 日映嵐光輕鎖翠,雨收黛色冷含青。 瘦籐纏老樹,古渡界幽程。 奇花瑞草,修竹喬松。 修竹喬松,萬載常青欺福地;奇花瑞草,四時不謝賽蓬瀛。 幽鳥啼聲近,源泉響溜清。 重重谷壑芝蘭繞,處處巉崖苔蘚生。 起伏巒頭龍脈好,必有高人隱姓名。 正觀看間,忽聞得林深之處有人言語。 急忙趨步,穿入林中,側耳而聽,原來是歌唱之聲。 歌曰: 「觀棋柯爛,伐木丁丁,雲邊谷口徐行。 賣薪沽酒,狂笑自陶情。 蒼逕秋高,對月枕松根,一覺天明。 認舊林,登崖過嶺,持斧斷枯籐。 收來成一擔,行歌市上,易米三升。 更無些子爭競,時價平平。 不會機謀巧算,沒榮辱,恬淡延生。 相逢處,非仙即道,靜坐講黃庭。 」 美猴王聽得此言,滿心歡喜道:「神仙原來藏在這裡!」即忙跳入裡面,仔細再看,乃是一個樵子,在那裡舉斧砍柴。 但看他打扮非常: 頭上戴箬笠,乃是新筍初脫之籜。 身上穿布衣,乃是木綿撚就之紗。 腰間繫環絛,乃是老蠶口吐之絲。 足下踏草履,乃是枯莎槎就之爽。 手執衠鋼斧,擔挽火麻繩。 扳松劈枯樹,爭似此樵能。 猴王近前叫道:「老神仙,弟子起手。 」那樵漢慌忙丟了斧,轉身答禮道:「不當人,不當人。 我拙漢衣食不全,怎敢當『神仙』二字?」猴王道:「你不是神仙,如何說出神仙的話來?」樵夫道:「我說甚麼神仙話?」猴王道:「我才來至林邊,只聽的你說:『相逢處,非仙即道,靜坐講《黃庭》。 』《黃庭》乃道德真言,非神仙而何?」樵夫笑道:「實不瞞你說,這個詞名做《滿庭芳》,乃一神仙教我的。 那神仙與我舍下相鄰,他見我家事勞苦,日常煩惱,教我遇煩惱時,即把這詞兒念念,一則散心,二則解困。 我才有些不足處思慮,故此念念,不期被你聽了。 」猴王道:「你家既與神仙相鄰,何不從他修行?學得個不老之方,卻不是好?」樵夫道:「我一生命苦:自幼蒙父母養育至八九歲,才知人事,不幸父喪,母親居孀。 再無兄弟姊妹,只我一人,沒奈何,早晚侍奉。 如今母老,一發不敢拋離。 卻又田園荒蕪,衣食不足,只得斫兩束柴薪,挑向市廛之間,貨幾文錢,糴幾升米,自炊自造,安排些茶飯,供養老母。 所以不能修行。 」 猴王道:「據你說起來,乃是一個行孝的君子,向後必有好處。 但望你指與我那神仙住處,卻好拜訪去也。 」樵夫道:「不遠,不遠。 此山叫做靈臺方寸山,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,那洞中有一個神仙,稱名須菩提祖師。 那祖師出去的徒弟,也不計其數,見今還有三四十人從他修行。 你順那條小路兒,向南行七八里遠近,即是他家了。 」猴王用手扯住樵夫道:「老兄,你便同我去去,若還得了好處,決不忘你指引之恩。 」樵夫道:「你這漢子甚不通變,我方才這般與你說了,你還不省?假若我與你去了,卻不誤了我的生意?老母何人奉養?我要斫柴,你自去,自去。 」 猴王聽說,只得相辭。 出深林,找上路徑,過一山坡,約有七八里遠,果然望見一座洞府。 挺身觀看,真好去處!但見: 煙霞散彩,日月搖光。 千株老柏,萬節修篁。 千株老柏,帶雨半空青冉冉;萬節修篁,含煙一壑色蒼蒼。 門外奇花佈錦,橋邊瑤草噴香。 石崖突兀青苔潤,懸壁高張翠蘚長。 時聞仙鶴唳,每見鳳凰翔。 仙鶴唳時,聲振九皋霄漢遠;鳳凰翔起,翎毛五色彩雲光。 玄猿白鹿隨隱見,金獅玉象任行藏。 細觀靈福地,真個賽天堂。 又見那洞門緊閉,靜悄悄杳無人跡。 忽回頭,見崖頭立一石碑,約有三丈餘高,八尺餘闊,上有一行十個大字,乃是「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」。 美猴王十分歡喜道:「此間人果是樸實,果有此山此洞。 」看夠多時,不敢敲門。 且去跳上松枝梢頭,摘松子吃了頑耍。 少頃間,只聽得呀的一聲,洞門開處,裡面走出一個仙童,真個丰姿英偉,像貌清奇,比尋常俗子不同。 但見他: 髽髻雙絲綰,寬袍兩袖風。 貌和身自別,心與相俱空。 物外長年客,山中永壽童。 一塵全不染,甲子任翻騰。 那童子出得門來,高叫道:「甚麼人在此搔擾?」猴王撲的跳下樹來,上前躬身道:「仙童,我是個訪道學仙之弟子,更不敢在此搔擾。 」仙童笑道:「你是個訪道的麼?」猴王道:「是。 」童子道:「我家師父正才下榻,登壇講道,還未說出原由,就教我出來開門。 說:『外面有個修行的來了,可去接待接待。 』想必就是你了?」猴王笑道:「是我,是我。 」童子道:「你跟我進來。 」 這猴王整衣端肅,隨童子逕入洞天深處觀看:一層層深閣瓊樓,一進進珠宮貝闕,說不盡那靜室幽居。 直至瑤臺之下,見那菩提祖師端坐在臺上,兩邊有三十個小仙侍立臺下。 果然是: 大覺金仙沒垢姿,西方妙相祖菩提。 不生不滅三三行,全氣全神萬萬慈。 空寂自然隨變化,真如本性任為之。 與天同壽莊嚴體,歷劫明心大法師。 美猴王一見,倒身下拜,磕頭不計其數,口中只道:「師父,師父,我弟子志心朝禮,志心朝禮。 」祖師道:「你是那方人氏?且說個鄉貫、姓名明白,再拜。 」猴王道:「弟子乃東勝神洲傲來國花果山水簾洞人氏。 」祖師喝令:「趕出去!他本是個撒詐搗虛之徒,那裡修甚麼道果!」猴王慌忙磕頭不住道:「弟子是老實之言,決無虛詐。 」祖師道:「你既老實,怎麼說東勝神洲?那去處到我這裡隔兩重大海,一座南贍部洲,如何就得到此?」猴王叩頭道:「弟子飄洋過海,登界遊方,有十數個年頭,方才訪到此處。 」 祖師道:「既是逐漸行來的也罷。 你姓甚麼?」猴王又道:「我無性。 人若罵我,我也不惱;若打我,我也不嗔。 只是陪個禮兒就罷了。 一生無性。 」祖師道:「不是這個性。 你父母原來姓甚麼?」猴王道:「我也無父母。 」祖師道:「既無父母,想是樹上生的?」猴王道:「我雖不是樹上生,卻是石裡長的。 我只記得花果山上有一塊仙石,其年石破,我便生也。 」祖師聞言暗喜,道:「這等說,卻是個天地生成的。 你起來走走我看。 」猴王縱身跳起,拐呀拐的走了兩遍。 祖師笑道:「你身軀雖是鄙陋,卻像個食松果的猢猻。 我與你就身上取個姓氏,意思教你姓『猢』。 猢字去了個獸傍,乃是個古月。 古者,老也;月者,陰也。 老陰不能化育,教你姓『猻』倒好。 猻字去了獸傍,乃是個子系。 子者,兒男也;系者。 嬰細也,正合嬰兒之本論。 教你姓『孫』罷。 」猴王聽說,滿心歡喜,朝上叩頭道:「好!好!好!今日方知姓也。 萬望師父慈悲,既然有姓,再乞賜個名字,卻好呼喚。 」祖師道:「我門中有十二個字,分派起名,到你乃第十輩之小徒矣。 」猴王道:「那十二個字?」祖師道:「乃廣、大、智、慧、真、如、性、海、穎、悟、圓、覺十二字。 排到你,正當『悟』字。 與你起個法名叫做『孫悟空』,好麼?」猴王笑道:「好!好!好!自今就叫做孫悟空也。 」正是: 鴻濛初闢原無姓,打破頑空須悟空。 畢竟不知向後修些甚麼道果,且聽下回分解。

次の